<td id="px2as"><progress id="px2as"></progress></td>
<meter id="px2as"><strong id="px2as"><del id="px2as"></del></strong></meter>
<code id="px2as"><strong id="px2as"><s id="px2as"></s></strong></code>

    <small id="px2as"></small>

  1. 參與過武器設計、在深圳當過老板 他退休后到新疆種水果

    最美人物 來源:央視網 A-A+

    央視網消息(記者 闞純裕):深秋的新疆喀什,風還不算凜冽,但已感受不到一絲水汽,四周都是黃土,卻有現代溫室大棚整齊排列,步入其中一座,溫潤的氣息撲面而來,黃澄澄的檸檬、紅彤彤的火龍果、散發著異香的芭樂、枝條尚荏弱的芒果……都是往日在新疆難得一見的水果,熱情的大棚主人隨手摘下幾顆邀請客人們品嘗。

    大棚的主人名叫張樹杰,雖然頂著一頭花白的頭發,但他看上去滿面紅光,說起話來中氣十足,誰也看不出他已年近古稀。從在部隊參與軍工設計,到去深圳做經銷商,再到退休后來新疆種南方水果,張樹杰靠的就是一個字——“拼”!

    堅定信心在新疆種出南方果實

    1970年,張樹杰在下鄉期間參軍,到國防科工委參與軍工設計,也在部隊里完成了大學和研究生的學業,他常常自豪地對人們講:“我是哈爾濱工業大學的研究生。學的是機械設計與制造。”他用“爬冰臥雪”這四個字來概括在軍隊里的18年,種種辛苦和榮譽僅僅用一句話帶過。

    1995年,張樹杰決定離開部隊,便辦理了停薪留職,他南下深圳開始在商界打拼,十幾年間,他做過倉庫主管,也當過知名廠家的經銷商。直到退休后,他也想找點事情填滿空閑時間:“退休了,整天去玩,我認為也沒有意義,還是做點有益的事情,做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張樹杰早就對食品安全問題深惡痛絕,這一次,他決定挑戰農業領域:“如何把南方的水果種到北方去,怎樣種出綠色、高產又好吃的水果,這是一個科研難題。所以我就想嘗試一下。”

    張樹杰花了半年多時間在新疆各地考察,最終選擇了和深圳市有合作的喀什地區。2017年9月,張樹杰正式簽下協議,承包了深喀農業產業示范園中的10座大棚。

    在張樹杰眼中,新疆有幾個得天獨厚的條件:“空氣、水和土地相對來說沒有污染,日照時間長、溫差大,南方的水果如果在這里種植成功,節省了運輸成本,也提升了風味口感??梢宰尞數厝藝L到真真正正的南方水果。”

    他清楚自己的短板,早在從臺灣購買水果種苗時,便同步請來了臺灣的專家進行農業技術指導。“只要向專家學,只要用心去做,我也能慢慢地成為專家。”

    專家一個月只來一次,其他時間還需要張樹杰自己摸索,而怎樣在新疆種出南方水果,是臺灣來的專家也沒有掌握的技術,未來還是個未知數。

    張樹杰的心里盤旋著無數個問號:什么時候給種苗澆水?什么溫度下澆水合適?水和土壤的堿度、溫度、濕度、肥料的選擇,都要一遍遍試錯。初期,種苗的死亡率達到40%,張樹杰非常心疼,但他安慰自己:“這也是要交學費的。”

    無數個漫漫長夜,張樹杰難以入眠,就跑到大棚里把所有燈都打開盯著種苗,等待著任何一點微小的變化。

    高科技農業帶領鄉親致富

    眼睛看不出變化,張樹杰就用手機拍照,晚上拍一張,第二天早上再拍一張來對比:“看看它是變大了,還是變小了,還是變黃了,還是變綠了?有一點變化我就感覺它活了,和我的兒子一樣,真喜歡,好高興!”

    他的付出沒有白費,兩年的辛勞過后,去年,大棚的種苗長成果樹,利潤達到8萬元。今年進入豐產期。“一棵樹可以產10—15公斤,我有400棵樹,可以賣40塊錢1公斤。”如果不是疫情阻滯銷路,張樹杰的預期收入達到70萬元,他也從向臺灣專家學技術變成了農業技術專家。

    真金白銀砸出的技術張樹杰并不藏著,而是積極給當地人傳授經驗:“只要在我這里勞動的,他們都成了半個技術員。”因為他想的并不是個人的富裕,張樹杰說:“要想一個地方、一個村、一個鎮、一個縣,要真真正正地做起來產業,就應該做高附加值、高技術、高利潤,別人一畝地產5000塊,我們一畝地可以產四五萬,雖然一開始投入稍微大一點,但是只要形成了產業規模,成本慢慢就會降下來。”

    目前,張樹杰的企業中有103個當地人就業,8人實現脫貧,500人參與了農業技術培訓?;瘕埞?、芭樂、芒果、檸檬試種成功,張樹杰再接再厲,引進了香蕉、陽光玫瑰葡萄等品種,“脫貧還不夠,要讓大家一起致富!”(校對:陳延輝)

    1 1 1
    手机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