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px2as"><progress id="px2as"></progress></td>
<meter id="px2as"><strong id="px2as"><del id="px2as"></del></strong></meter>
<code id="px2as"><strong id="px2as"><s id="px2as"></s></strong></code>

    <small id="px2as"></small>

  1. “云端餐廳”直播人張飛:從“不敢說話”到依靠電商扶貧

    創業圓夢 來源:央視網 A-A+

    央視網消息(記者 霍筠霞):最近,有一段視頻在網上流傳:拍攝地點在四川省阿壩州小金縣老營鄉麻足寨,海拔3200米。畫面里,整潔的餐桌上擺著美食,浮云飄在身后,青山藍天盡收眼底,遠處的雪山躲在云海后忽隱忽現。

    網友給這個伸手就能摸到云的地方起名“云端餐廳”,而拍攝者張飛給它起了個更詩情畫意的名字——“忘憂云庭”。

    1

    甘家溝村扶貧第一書記張飛(受訪者供圖)

    這里是張飛的家。2016年7月,30歲的張飛被四川省阿壩州小金縣旅游發展局派到小金縣老營鄉甘家溝村任扶貧第一書記。2012年小金縣被定為國家新一輪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那里有88個貧困村,甘家溝村就是其中的一個。

    當時,當地老百姓主要靠打零工、養殖、種地獲得收入,對家庭的支持很有限。安徽老家弟弟探親時的提醒,讓張飛第一次聽說了可以通過網絡平臺向外界介紹當地的風土人情。他開始學習短視頻的拍攝和剪輯技巧,“想拍拍村民的生活,讓外面看看大山里的狀況,試著幫他們找找賺錢的路子”。2016年11月,張飛上傳了自己的第一個短視頻作品。“話沒說完一滑就發出去了,當時技術不行。”

    2017年初,張飛“第一次在網上做直播,不到一分鐘,沒說話就關了”。分析當時的原因,張飛說“主要是不好意思”。

    不過,那時群眾并不理解張飛在工作時間的直播行為,覺得這是不務正業。有人舉報了他,還有人直接打電話對他表達不滿。2017年5月到11月,他把直播停了。“當時對網絡都有些恐懼了。”直到后來,張飛意識到“做事得堅持才會有結果”,“只有互聯網才能給深山帶來更多的機會”,直播才又恢復,但并沒有太大的起色。

    轉機出現在2019年1月張飛拍攝的一段10秒的短視頻,播放量竟高達1900多萬次。視頻內容是他和家人坐在飄飄的云霧間吃飯,那一次,他漲粉20多萬。有細心的網友還打聽起直播畫面中頻頻入鏡的臘肉。通過張飛的直播,村里的臘肉常常銷售一空,為村民帶來了收入。漸漸地,越來越多的網友喜歡張飛視頻中的農村生活、美食,粉絲也從最早的幾百人漲到現在的84萬多人。在張飛發布的將近300條視頻中,播放量達百萬次的不在少數。

    “從不支持到支持,有這么一個過程,”張飛說,“現在也在引導村民使用互聯網,讓他們有掙錢的能力吧。”如今,甘家溝村27戶109人已全部脫貧。2019年,網絡扶貧幫助甘家溝村村民銷售蘋果11000斤,增收55000多元;銷售松茸300多斤,增收60000多元。張飛總結“直播是雪中送炭”。

    1

    航拍甘家溝村(受訪者供圖)

    脫貧后怎么能讓村民有長久持續的收入?“除了把農產品賣出去,還要通過直播展示大山的美,把游客吸引進來。”現在,越來越多的網友被張飛直播中的美景吸引而來到“忘憂云庭”。

    而交通環境的改善也讓張飛的想法成為現實。“之前下村不是騎摩托車就是徒步。2016年,想在村里發視頻是不可能的,要走一小時到山腳下的大公路才有信號。”通過國家的脫貧攻堅扶持政策,遇山打隧道、過河架橋,現在從成都到小金縣的車程從9小時縮短至了4小時。2017年,通信條件也得到了改善,張飛不用下山找信號,在村里就可以直播了。

    張飛很感謝互聯網:“我在上面認識了很多在家里不可能認識的城市朋友。”如果沒有互聯網,認識人、拓寬銷售渠道都是很難的。“比如我們養的土雞,通過網絡直播、短視頻這些形式,網友可以直觀地看到雞的生長環境、繁衍方式,網絡傳播的速度太快了。”

    在互聯網給大山帶來機遇的同時,不可或缺的后勤保障還有快遞運輸業。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小金縣也在做電子產業園的實施。孵化電子產業和物流產業,張飛說:“有了這些,才有可能把大山里的新鮮的好東西寄出去。”

    除了松茸,小金縣特產的水果有車厘子、蘋果、李子和葡萄等。目前,快遞在水果季松茸季時每天都是四班車,平時早晚各一班。從快遞點到村里,上山一小時,下山40分鐘左右,“現在方便多了。有的快遞服務就直接到果園,你打包好,他直接到果園收單”。

    說起時下流行的直播帶貨方式,張飛有自己的思考。“直播帶貨不是想象中那么簡單,直播帶貨的模式比較脆弱。”他以扶貧舉例,直播帶貨主要帶的是當地的農土特產,特別是養殖類,這是有風險的。制作成品過程中,如果沒有嚴格的把關和統一的技術,產品不是網友想象的樣子或是質量不穩定,那買過一次的人可能就再也不會買了。

    1

    張飛做網絡直播(受訪者供圖)

    張飛拿村中的臘肉舉例,臘肉都來自老百姓用純糧喂養的黑豬。這種豬肉會有些肥,但是很多人并不了解。有一次,網友買到家后覺得太肥,就給張飛寄了回去,“到了我這兒我就不可能再退給老百姓”,張飛自己給網友退了錢。“后來我們就想,能不能統一技術和標準。”

    最近,張飛在忙活著“星空民宿”和“云端瑜伽館”的項目報規,他盤算著通過打造小金縣的旅游名片,希望建成后的旅游度假山莊能給當地帶來更多的就業崗位,游客來后可以邊賞美景邊品美食,“讓文旅和農業能聯合發展”。

    今年五一假期,近200人來到麻足寨旅游。這更堅定了張飛的想法:“搞旅游肯定沒問題。網絡直播是一個帶入口。讓城市里喜歡半高山生活的網友找到了好去處,也給大山帶來了發展機遇。”張飛說,一路走來,網友給他支了很多招,“從直播帶貨到拉動旅游,是對脫貧攻堅成果的鞏固和提升,也為當地老百姓拓寬增收渠道、建立長效保障機制提供了可能”。

    1 1 1
    手机彩票网站